「小馬, 他趴在那邊幹嘛?」我指著趴在一旁的「輸四圈」同學問

「沒阿, 赤木剛剛叫他伏地挺身一下二上, 然後喊完一以後, 就好像把他給遺忘了...」英九回答道

只看到撐在底板上的那位老兄, 手漸漸在抖...

--




「等一下上的課是CPR, 大家好好做, 唉呦, 以後出去看到美女搞不好還可以救她一下」

站在前面的這個身材微胖, 像小熊維尼, 帶著一副眼鏡頗具喜感的分隊長, 叫作煌輝, 你別看他這樣的身材, 他仰臥起坐一分鐘可以做超過六十下, 腹肌超夠力的...

這個時後台前的消防隊員開始講解CPR的操作過程...

「現在CPR跟以前已經有稍許的不同了, 你們以前學的CPR是說, 15比2, 也就是心臟按摩15下, 人工呼吸兩下. 但是這幾年來已經改成30比2了,也就是...」站在部隊前的消防員講的口沫橫飛, 底下卻沒什麼人在專心聽

接著就搬出了大約15具的安妮, 也就是做人工呼吸練習用的假人, 他的皮膚都是用橡膠做的, 而且對他吹氣, 他的胸腔還會有高低起伏, 做得相當真實...



正當大家在做練習的時候, 我聽到隔壁組的同袍開始研究起安妮來了..

「這個皮膚是軟的耶...」
「你等等吹氣, 他胸部還會膨脹咧...」
「真假, 看看他身體其他地方是不是做得很真...」

金變態, 都幾歲的人了, 沒吃過安妮, 也至少看過安妮走路吧?

「等等實地操作, 首先第一步, 要叫一下傷患, 看看他有沒有意識」煌輝說

接著就看到一群阿兵哥對著假人若有其事的說, 「小姐小姐, 你醒醒阿!」

「接著, 叫旁邊的人去幫你打電話叫救護車」

我對著旁邊的人說「同學, 幫我打個電話叫救護車好嗎?」「OK!」

煌輝: 「接著, 檢查安妮的呼吸道中是不是有異物阻塞, 如果有的話........喂!」講到一半, 煌輝突然大吼...








「後面那一組的, 我叫你檢查她喉嚨你脫她褲子幹嘛!!! 」

--

之後, 除了早上起床要跑三千公尺, 白天的時間, 有少數的基本軍事教練外(就是立正稍息, 左右轉), 其他時間就是在教室裡上一些救護急救, 志工服務, 還有一些職場倫理的課, 說起來實在很涼, 因為外面的陸軍在太大陽下操練時, 我們在教室裡吹冷氣, 冷氣真的涼爆了, 所以每次看到陸軍經過我們部隊旁邊, 多半投向我們很不屑的眼神, 連軍歌答數都會變得特別大聲, 但我能說什麼呢, 人各有命嘛....

總之, 每天上完課吃玩晚餐後, 又是一陣搶奪浴室大作戰, 自由活動後, 今天晚上是發信的時間, 我真的不敢相信在2008年的今天, 還會有這麼多人用寫信的? 不過這些信當中, 十個有九個半都是女朋友寫來的, 所以可想而知, 只有談戀愛的人會這麼無聊...

「我唸到名字來台前領你的信, 吳志達...」

「有!」就看到被唸到名字的人, 滿臉笑意的飛奔台前拿信, 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而台下沒信拿的我們都會同時發出「喔~~~~~」的聲音,

「我真搞不懂, 不是可以打手機嗎, 這麼多人寫信幹嘛阿, 原始人嗎?」小馬哥一臉疑惑的對我說

「我也不懂, 看到信的feel不一樣吧...」我說, 就看到赤木繼續把他手上信一一發到這些原始人的手上

「賴有銘」
「有!」

「陳又旭」
「有!」

「陳又旭」
「有!」

「陳又旭」
「有!」

「陳又旭, 媽的, 你太誇張了吧, 你女朋友幾個阿!」赤木看著他說

「報...報告, 同一個阿 」

「你知不知道, 拿 "鐵支" 要唸一封?」在撲克牌裡, 拿到四張一樣號碼的, 叫做是鐵支,

「蛤, 可不可以不要唸...」陳同學吞吞吐吐的說, 但底下沒人性的我們已經開始鼓譟,

「唸一下, 唸一下 ,唸一下...」接著, 赤木又說

「不唸可以, 那我扣你兩分有沒有問題...?」

在部隊裡, 扣分也是處罰之一, 你只要一個禮拜扣超過六分, 別人放假的時候, 你就是晚兩個小時放, 不只這樣, 你還要邊掃地邊目送其他人離開部隊, 這時候離開的人心中只有一個字... 而留著的人同樣也是只有一個字... 而扣超過十二分就是晚四小時, 以此類推, 但你不要覺得這個很難被扣, 光是棉被枕頭內務櫃, 就可以把你扣到爆炸, 每天基本上都會被扣兩分以上...


所謂的內務櫃就是長這個樣子, 裡面擺放的東西, 位置, 160個人通通都一樣, 而且連衛生紙還有毛巾, 都要拉得有稜有角.

「報告區隊長, 那我還是唸信好了」

只看著陳同學緩緩的將信拆開, 他一定在幹譙, 他女朋友幹嘛不四封當一封寄, 偏偏讓他拿「鐵支」.

陳同學清了清喉嚨說...

「親愛的寶貝, 自從你離開的那天, 我的心就隨著你去成功嶺了...」

台下又發出了「喔~~~~~」「so sweet!」「my heart will go on!」

「我每個晚上都好想你, 好想親親抱抱你, 我.......報告區隊長, 我念不下去了」

此時, 台下的我們早就已經笑的東倒西歪...

「好, 這次就放你一馬...」赤木大發慈悲的說

「謝謝區隊長」就看到陳同學趕緊跑回位置上, 我想接下來的三個禮拜, 可能不會再有他的信了吧

「林敬永」
「有!」

「這個信封有個好可愛的小豬, 唸一下吧..」

「區隊長, 這是我爺爺寄來的啦」一聽知道在騙笑

「賣假喔, 你爺爺會在信封上畫小豬? 唸一下....」赤木說

林同學也心不甘情不願的慢慢的把信拆開, 開始唸信

「親愛的孫子, 你過得還好嗎...」

赤木:「等一下我把信拿來, 跟你唸的不一樣, 你就倒大霉了!」

「報告區隊長我看錯了啦, 親愛的小壯壯, 你過得還好嗎...」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史貝秀

seab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狐狸
  • 你們還有安妮可用,想當初...
    我和另一個待過急診室的一起當小老師,他主講,我當安妮...

    只是這個安妮會補充說明就是了...XD
    而且教的內容是現實版急診室CPR...
  • 你當安妮絕對部會友人要脫你褲子,
    ok的啦...

    seabest 於 2008/12/11 00:38 回覆

  • sisi0831
  • 這篇更好笑 XD

    期待下一篇趕快生出來^^
  • 哈 謝謝, 我會抽空儘快寫完的

    seabest 於 2008/12/11 00:39 回覆

  • Kurt Gu
  • 看著別人的經歷就會覺得好笑,但角色換成自己的時候,心裡就會吱吱叫!
  • 沒錯 就是這樣
    當旁觀者的時候你會覺得
    「現在當兵多爽阿」
    人進去了 跟坐牢一樣

    seabest 於 2008/12/11 00:39 回覆

  • liaolwp
  • 我考保母的時候
    也跟嬰兒安妮接吻過
    用中指和無名指CPR
    酷吧
  • XXXD
    我能想像

    酷必了...

    seabest 於 2008/12/11 00:40 回覆

  • 肯多
  • 你們沒有家屬寄吃的過去阿,當初我在當兵時,寄吃的過去要再大家面前當場喀完,結果有人寄了好多條AIR WAVE,我那個同梯舌頭一天沒有味覺XD
  • 我倒是沒碰過....應該沒有人這麼白痴
    敢做這麼白目的事情..

    seabest 於 2009/01/06 16:23 回覆

  • 墨琳
  • 天啊...
    阿兵哥真的很無聊,
    連安妮都要給她脫褲子...

    唸信的也很瞎啊,
    笑死我了...
  • 真的很無聊阿
    玩到沒什麼好玩的了
    如果不找點樂子 真的會瘋掉

    seabest 於 2009/01/06 16: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