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要來談論「黑」這個字,這個字面上最直覺的意義應該是顏色的一種,但是在實驗室出現這個字時,通常不是用來表示顏色這個用法。

  在實驗室裡,「黑」這個字已經被引申為「惹老闆生氣」或者是「給老闆不好的印象」,而老闆指的就是自己的指導教授,所以當你越黑,代表你畢業的那條終點線正在往後移動當中,因此每天都會聽到一堆人在實驗室比「黑」。

偷麵「馬的,我黑掉了,早上的課我睡過頭」
政峰「我才黑掉了,早上老闆八點打來我沒接到電話」
五秒「我最黑,我已經連續翹meeting三次了…」

  於是在實驗室裡,無時無刻都在互相比誰黑,比誰讓老闆最火大…

  黑掉的原因除了是課業上的外,不外乎就是「打。電。動」,因為你知道資工系實驗室裡,有三種東西最多,那就是「電腦、電腦、還是電腦」,絕對不會有烏拉草。

  因此,無聊的時候打個電動在所難免,不過,一旦被老闆抓包,即使你在打電動前看了十篇paper也無法彌補,所以在實驗室裡,你的電腦桌面隨時要開著一篇論文來stand by,以防教授突然來檢查,這個就像是南部計程車上的跳錶永遠不跳道理是一樣的。除此之外,還必須練就以最快速度從遊戲畫面跳到論文或期刊的畫面上。

  話說我們班上有一個叫黃阿宅的,就是箇中之高手,因為他的位置正對門口,不要說遮了,門開太快都還會撞到他,你就知道離門口多近了,所以在長庚論切換畫面速度,他說第二沒人敢稱第一,幾乎沒有失手過。

  幾個月前我們實驗室流行打CS,所以那時候晚上有空的人都會自動加入戰場當中,CS比起其他遊戲的好處就是他每場只有五分鐘左右,所以當手邊有工作時可以隨時處理,當有閒的時候又可以繼續廝殺。

  那天晚上,正當我們殺的天昏地暗的時候,門「碰」的一聲被推開…

  阿宅他們老闆突然過來,似乎是要突襲檢查的樣子,說時遲那時快,黃阿宅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畫面瞬間切換到論文上,當他們老闆進來時,看到的是一群正在奮發向上的研究生,從他的表情上看得出來有點失落,此時黃阿宅右邊嘴角微微上揚,似乎是在宣告他「長庚第一快手」的名號果然名不虛傳。

  眼看黃阿宅就要安然度過了這個劫難時,他似乎忘記CS有隊友這種事情,就聽到隔壁實驗室的博偉以非常高的分貝大喊…








「黃阿宅,幹嘛不動,快衝阿阿阿阿阿阿阿阿!殺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從博偉的吶喊聲中,我彷彿看到18世紀拿破崙騁馳沙場的模樣。

  而此時雖然黃阿宅沒發出聲音,但從他的嘴型,我清楚的看出了一個「幹」字。只見他老闆死盯著黃阿宅,黃阿宅死盯著螢幕,其他人想笑又不敢笑,我相信在那一剎那間,是黃阿宅人生無法抹滅的痛。

  那次之後,聽說黃阿宅改名黑阿宅,而且半夜走在路上是處於隱形的狀態。然而,他再也不玩連線遊戲了,打開門只看得到他在玩「三國無雙」,因為他知道他手再快,也沒有隊友的嘴巴快…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best 的頭像
seabest

史貝秀

seab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