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功嶺最後的一段路, 我揹著超大的行囊, 看著赤木區隊長喊著「1.2 1.2..」的口令, 沒想到, 我居然會開始懷念起這一個月的生活, 可能是我真的智商衰退了吧, 邊走我邊想起一個月剛進新訓的情形...


--


「該帶的東西趕快收一收, 明天就要當兵了, 早點睡」我爸說,

其實照理來說, 要當兵的人前一晚應該要很緊張, 睡得很不安穩的, 可是, 我居然沒有, 反而還開始期待了起來, 也許是聽過太多老一輩的人說..

「現在當兵很涼啦, 哪像我們以前...」
「現在當兵就是睡飽吃吃飽睡, 哪會有什麼操到...」

在我的腦海中, 現在當兵就應該跟「夏令營」沒兩樣吧, 所以我睡得特別安穩, 隔天早上抱著「愉悅」的心情到台北車站集合。

一到了台北車站看到一堆光頭在那邊集合, 我也跟著隊伍排隊, 上了專車, 開開心心的往成功嶺出發. 大概三個半小時的車程, 所有役男在車上都聊得不亦樂乎, 有說有笑的, 有的還帶零食你一塊我一塊的, 根本跟國小的校外教學沒兩樣, 到了成功嶺的門口, 衛兵很開心向專車敬禮, 這種愉快的氣氛, 殊不知一下了車, 全都變了樣...

車門一打開, 就聽到車門口站的阿兵哥以大概兩百分貝的音量吼

「台北市的下車往左走, 宜蘭的往右走, 動作快! 搞什麼東西阿, 你當這來夏令營阿? 還是冬天, 冬令營?」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知道, 原來我不是來夏令營的...


我因為頂著光頭, 所以頭上戴了一頂洋基隊的帽子急急忙忙跑下車, 才一下車就被一個阿兵哥指著我鼻子大吼!

「私帶的帽子脫掉! 這裡是成功嶺, 你當你家阿! 還是全家?」嚇得我急忙把帽子給收起來。

然後就一群人依照指令排排站, 一一拿出身分證檢查證件, 也不知道幹嘛一下車就把氣氛搞得這麼緊張。

「張力文, 張力文, 誰是張力文」看到一個班長手上拿著一張身分證大喊, 接著我就看到排在我前面不遠的張先生舉手說,

「阿, 我的我的...」說完就跟大嬸一樣拎著大包小包的向班長衝過去, 伸手出來要拿他掉的身分證, 沒想到那個班長把拿著身分證的手放到後背,問說..

「來成功嶺幾分鐘?」

「蛤...」張先生傻了, 不過是拿個東西, 他似乎不懂班長問他來多久幹嘛?

「蛤什麼蛤! 我問你來到成功嶺幾分鐘!!!」班長提高了數倍的音量瞪著他吼。

「十....十分鐘」這位張先生張吞吞吐吐的說。

「十分鐘就掉東西阿! 那你這一個月我看會很難過」說完, 才把身分證還給他。

哇賽, 一下車著時給了我一個震撼教育, 班長罵人跟在演電影一樣耶, 超酷的!

檢查完身分後, 開始領鋼杯, 毛巾, 生活用具, 接著所有的役男全部到了禮堂脫得剩一件四角褲做身體檢查, 排隊剃頭髮,尤其是剃頭法的阿罵, 把每一個阿兵哥的頭抓過來, 像是抓小狗一樣, 左晃右晃, 剃刀隨便嚕一嚕, 一個光頭就出現了。

總之, 行程緊湊到我幾乎沒有喘息的空間, 過程中, 還會有一堆失心瘋的長官一直在旁邊鬼吼鬼叫的...

「坐時雙腳盤腿, 你坐那個什麼樣子阿!」
「走路手打直,前擺45度, 後擺15度 ,手握拳聽不懂阿! 你逛街阿! 逛街是不是?!」

不知道是嗑藥了還是怎樣, 就這樣劈哩啪啦狂罵, 好好講嘛, 大家聽得懂阿, 不懂為什麼每一句都要用吼的?

接著就被分到各個中隊開始編成, 依照高矮編好隊伍, 這也是這一個月新訓的固定位置, 橫的一排叫做班, 以前一個班固定都是九個人, 所以都唱「九條好漢在一班」, 但是現在不一定了, 有的班十三個, 有的班十五個, 所以軍歌也改成「英雄好漢在一班」了。

而在一般兵中叫「班」,在研發役跟替代役中, 這個叫做「分隊」, 一個中隊有十二個分隊, 而這個分隊的隊員在這一個月裡將跟你有密不可分的關係(羞) 。

編好班以後, 開始領衣物, 就看著班長拿著皮尺隨便量量, 就開始有一堆衣服朝你丟過來, 然後size完全都不是你想要的, 有的穿起來像短褲, 有的連鞋子都蓋住了, 反正就先拿了再說, 然後再慢慢換, 就這樣一直忙到了吃晚飯的時間。

吃飯的規矩是我覺得在軍中最白痴的行為, 一群人拿著餐盤打完餐後, 所有人肅坐, 板凳坐滿, 雙手放腿上直視前方, 不時會聽到旁邊班長又是在鬼吼鬼叫,

「看前方! 瞄什麼瞄阿? 腰桿打直坐滿板凳!」我實在很佩服這些當兵的人, 什麼東西他都可以念。

接著, 整個餐廳的人都到齊後, 上面長官喊開動, 大家才開始吃, 吃得時候沒人敢出聲, 一方面已經被吼怕了, 二方面一整天的行程下來, 大家真的累了...

吃完飯後, 真正精采的才剛要開始, 你要把餐盤中的剩菜集中在碗中, 而且所有餐具都是不鏽鋼作的, 因此吃完飯時, 就開始聽到鏘鏘的聲音此起彼落, 這個時候上面的長官又站起來罵...

「吃飯出什麼聲音阿, 要集中剩菜的, 用筷子夾住衛生紙把剩菜撥入碗中, 在這麼吵大家等等都留下來練習」

哇咧, 有沒有這麼麻煩, 還要夾衛生紙, 夾就夾, 等大家都弄得差不多時, 上面的長官會問。

「還有沒有人沒吃完的, 沒吃完的舉手」更, 誰敢舉手阿, 舉了搞不好就不能放下了。

「都吃完了是吧, 菜渣集中!」然後大家就紛紛將菜渣倒到中間的飯鍋中, 倒完後聽口令全體起立, 接著就等下一個命令,

「取餐具」聽到這個, 大家很自然的就把餐具都給拿起來, 然後又是一陣狂吠。

「搞什麼東西阿! 我說取餐具我叫你拿起來了沒? 全部給我彎下腰取餐具」就看到一個餐廳七八百個人, 所有站著彎腰, 手扶著桌上的餐具, 臉離桌面大概十公分左右, 一動也不敢動, 所謂的數大便是美, 我這個時候才體會。

「彎腰, 低....再低聽不懂阿, 頭擺向長官...」

「靠, 這哪招阿, 電影裡沒看過這個橋段阿」我小小聲的跟旁邊的鄰兵這樣說...(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best 的頭像
seabest

史貝秀

seab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